主题微电影

www.468690.com:意载一程,怎料伤钱又伤情!三明这起交通案件令人深思

电子游艺:    百万英雄车车主郭思峰和他的爱车  高效率带来高收益,这辆仅仅三年时间就突破百万公里的重汽HOWO-T7H不仅为郭师傅带来了十万现金大奖,更是为郭师傅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,郭师傅在年初又购买了一台重汽HOWO—T7H。

随着私家车的增多,

遇到亲朋好友要求搭便车的情况时有发生,

你是选择答应,还是拒绝呢?

相信绝大多数人回答都是前者。

可是...万一途中不幸发生意外,

同乘人员受伤,

要求你负赔偿责任!?

冤?还是不冤?

“好心搭乘”能成为免赔的理由吗?

故事梗概

2017年5月26日,肖某驾驶无号牌二轮摩托车载着朋友廖某回家,两人均未戴安全头盔。途中,摩托车与张某驾驶的小轿车发生碰撞,事故造成肖某、廖某受伤,两车不同程度损坏。

经交警部门认定,张某在转弯通过红绿灯路口时,未让直行车辆,应承担此次事故的主要责任;肖某未取得驾驶证驾驶机动车在道路上行驶,应承担此次事故的次要责任;无证据证明廖某有导致事故发生的过错,故廖某无责任。

廖某后经医院诊断为重型颅脑损伤、左胫骨粉碎性骨折等,产生的医药费等经济损失共计340121.7元。经鉴定,廖某被评定为九级伤残。张某的车辆在事故发生时已购买交强险及投保了50万元保额的商业三者险,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。

本是好心搭载,现在却出了这事...真是伤了感情。

现在可不是伤感情这么简单,廖某的医药费怎么办?

事后,廖某诉至将乐县法院,要求肖某、张某及保险公司赔偿自己的经济损失。

法庭上,肖某辩称自己是出于“好意同乘”让廖某搭车,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。

法院判决

将乐法院审理认为,原告廖某作为成年人,应认识到不戴安全头盔乘坐摩托车可能带来风险,但却仍然乘坐,致使其在交通事故中遭受颅脑损伤,没有戴安全头盔是造成其头部受伤的原因之一。因此,廖某对自身损害结果的发生有一定的过错,根据相关法律规定,可减轻被告肖某的赔偿责任。

故法院酌定肖某对廖某的损失承担25%的赔偿责任,小汽车驾驶员张某承担70%的赔偿责任,余下5%的责任由廖某自行承担。对于廖某的损失,超出交强险的保险赔偿限额外的赔偿责任应由肖某承担。

法官说法

好意同乘,也即我们通常所说的“搭顺风车”。好意同乘是一种善意施惠行为,其实质就是助人为乐。本案中,被告肖某出于好意无偿搭乘原告廖某,属于好意同乘。

“好意者”因交通事故导致人身损害的,车辆所有人或控制人作为运行支配者和运行利益的归属者,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。

对于好意同乘者,根据我国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》第二十六条规定:“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,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。”也就是说,“好意同乘”时发生交通事故,造成搭车人损害的,应当减轻驾驶人的赔偿责任,但驾驶人有重大过错的除外。同时,搭车人有过错的,应相应减轻驾驶人的赔偿责任。

所以,“好意同乘”的风险并不能够完全规避,最根本的方法还是广大驾驶人注意安全驾驶,遵守交通法规,做到安全行车。

由此可见,

同乘者受伤,

“好心司机”要承担相应责任,

即便是无偿让别人搭便车。

在此提醒各位好心的驾驶者,

驾驶过程中,

要充分采取相应保护措施保护搭乘者的安全,

让搭乘“顺风”也“顺心”!